明月松岗

【巍澜】蝴蝶飞不过沧海

(本文又名:山鬼绕不过昆仑~( ̄▽ ̄~)~)

痴迷沈老师和赵处,被小鬼王与昆仑跨越万年的羁绊虐到肝疼。

YY脑洞一则,灵感来自“”夏娃是亚当的胁骨所造“”。“沈美人生命源于昆仑左肩魂火”。

可以当短文看。如有机会再详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万年的孤独光阴,斩魂使有很多时间回忆过去,找寻自己的渊源。

都说鬼族是天生,何谓天生?他清楚的知道,自己并非“苍天”所造。女娲用泥土捏出来的小人儿,才算得上是“天意”的造物吧。

也曾读过旧时西方宗教造人的传说。世上第一个男人亚当,他体内一根胁骨被抽出,化为了世上第一个女人夏娃。而夏娃又诱惑亚当食了禁果,最终结成伴侣。从此人类有了爱。

而吾鬼族是因你左肩魂火而生,我鬼王得了你抽出来的神筋,一步成神。终于不必自卑于身份,能堂堂正正陪伴你身旁,尚未来得及欣喜,你却安排好一切,即将身归混沌。

为了不让你魂消魄散了无痕迹,我与神农做了个交易。
你被消去了神识和力量,门遗忘了过去,也……遗忘了那个喜欢紧跟着你四方游历的小鬼王。仅剩的魂魄被投入凡人的轮回,万年来周而复始。

我却没了机会伴你千秋万世。只因我承诺,接过你的重任,守护后土大封,且……永不与你再相见。

万年的岁月,孤独又萧肃,唯一的乐趣便是偶而远远的,偷觑你在人间的转世,看着你经历生老病死,尝尽悲欢离和,一次次回归黄泉,又再入轮回重获新生。

而我一直谨守着承诺,与你再未相见。

直到那个清晨,在龙城大学以沈巍的身份再次与你相偶。'这是万年后的初遇,我以为早能把持住,淡然处之。然而依旧如万年前“邓林初见,乱我心曲”。

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。
而我这只山鬼又如何越得过巍巍群山之主——大荒之山圣昆仑呢?

夏娃还报给她生命的亚当一世相伴,我又当以何还报你,我的昆仑,你给我生命,教会我爱,托付重任与我,自己却毫不犹豫为天地苍生而牺牲。

这一世,你又要担起天下苍生的重担,集齐四圣器,重封四柱,随时身陷阴谋诡谲之中。而我,再不能冷眼旁观你的人,无论你做出何种选择,我都将护你,伴你,陪你走向未知的终结。

【镇魂】蝴蝶飞不过沧海

(本文又名:山鬼绕不过昆仑~( ̄▽ ̄~)~)

痴迷沈老师和赵处,被小鬼王与昆仑跨越万年的羁绊虐到肝疼。

YY脑洞一则,灵感来自“”夏娃是亚当的胁骨所造“”。“沈美人生命源于昆仑左肩魂火”。

可以当短文看。如有机会再详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万年的孤独光阴,斩魂使有很多时间回忆过去,找寻自己的渊源。

都说鬼族是天生,何谓天生?他清楚的知道,自己并非“苍天”所造。女娲用泥土捏出来的小人儿,才算得上是“天意”的造物吧。

也曾读过旧时西方宗教造人的传说。世上第一个男人亚当,他体内一根胁骨被抽出,化为了世上第一个女人夏娃。而夏娃又诱惑亚当食了禁果,最终结成伴侣。从此人类有了爱。

而吾鬼族是因你左肩魂火而生,我鬼王得了你抽出来的神筋,一步成神。终于不必自卑于身份,能堂堂正正陪伴你身旁,尚未来得及欣喜,你却安排好一切,即将身归混沌。

为了不让你魂消魄散了无痕迹,我与神农做了个交易。
你被消去了神识和力量,门遗忘了过去,也……遗忘了那个喜欢紧跟着你四方游历的小鬼王。仅剩的魂魄被投入凡人的轮回,万年来周而复始。

我却没了机会伴你千秋万世。只因我承诺,接过你的重任,守护后土大封,且……永不与你再相见。

万年的岁月,孤独又萧肃,唯一的乐趣便是偶而远远的,偷觑你在人间的转世,看着你经历生老病死,尝尽悲欢离和,一次次回归黄泉,又再入轮回重获新生。

而我一直谨守着承诺,与你再未相见。

直到那个清晨,在龙城大学以沈巍的身份再次与你相偶。'这是万年后的初遇,我以为早能把持住,淡然处之。然而依旧如万年前“邓林初见,乱我心曲”。

蝴蝶终究飞不过沧海。
而我这只山鬼又如何越得过巍巍群山之主——大荒之山圣昆仑呢?

夏娃还报给她生命的亚当一世相伴,我又当以何还报你,我的昆仑,你给我生命,教会我爱,托付重任与我,自己却毫不犹豫为天地苍生而牺牲。

这一世,你又要担起天下苍生的重担,集齐四圣器,重封四柱,随时身陷阴谋诡谲之中。而我,再不能冷眼旁观你的人,无论你做出何种选择,我都将护你,伴你,陪你走向未知的终结。

【巍澜】世未见青山

莲华永巷:

说在前面:万年轮回守护梗。








世未见青山,青山入万世。


 


 




1.




 


沈巍应是沈巍的时候,其实还不是沈巍。


 


还不是万年之后的沈巍。


 


昆仑怜爱的那个小美人,着实还是小美人的模样。他尺行万丈土地,与十万河山共同呼吸的时候,他越发的想念昆仑。芳菲之间,四季轮转,昆仑依旧在,可他又瞧不见昆仑了。


 


第一批人终于浩浩荡荡的踏入轮回,此事只是在他眨眼之间,他亲眼看着他们入轮回。心中唯有一种稍许的解脱感,昆仑尚在。


 


万山未同哭,算不上身死。


 


他不爱鬼族,因为鬼族污秽。他其实也不太爱人,因为人对他没什么意义。可是昆仑身化镇魂灯,成四柱,十万幽冥都压在他身上了。这世间,也只有他存在了,昆仑化身为人,他便又得多爱些人了。


 


人那么小,从出生就奔赴了死亡,几近在活下去的路上用尽了全力。他们懵懵懂懂莽莽撞撞慌慌张张的迷途又折返,最终扑到在地,化作了尘埃,再入轮回体味,不休不止。他那时,也不算太懂“人”。


 


第一世的昆仑,他偷偷去瞧过。那时候人还过的太苦。兵荒马乱战火纷飞割据土地,将万里河山划成了一块一块的领地。独自渺小又强作傲慢姿态。


 


昆仑过的也很苦。但昆仑的眼神却始终沈巍初见的眼神,只一回眸,逼得沈巍几近失态。邓林初见,乱我心曲,岂是一次作罢?


 


沈巍窥见了一个人的一世。自娘胎哇哇大哭为起,到一朝再不能醒为止。他见他入世奔波,为理想而不肯退步,得失之间,就是一个人的一世了。昆仑去往地府,他悄悄跟着。一袭青色长衫,又还昆仑本来面貌。他的背挺直如耸立青山,无任何可让他弯折。


 


黄泉的水很冷,镇魂灯倒映着昆仑的脸。昆仑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一切,又仿佛只是置身在一场戏里,到此时不过曲终人散,尽兴而返。


 


沈巍凝望着昆仑的背影,他忽然最真正意识到昆仑是人,一个渺小的人了。可是活得好生肆意又得趣。昆仑又教会了沈巍“人”这个含义。


 


可是昆仑又要入轮回了。


 


再受一次苦,千千万万次苦。他想不通是守四圣没有昆仑在旁的苦是最苦,还是昆仑不停的轮回转世做人才是最苦的。甚至其实他没有真正意识到,他背下的责任是多么沉重。


 


沈巍第一次怜爱的望着一个人。他不知,他的眼神如当初昆仑君望着他的怜爱的眼神如出一辙。四海八荒,再不见他。


 


这个人啊,这一世,还是昆仑却又不是昆仑了。下一世,他又还是昆仑却又不是昆仑。水月镜花,大梦一场。


 


 


 


2.


 


 


 


又此过了些年岁。他斩世间所有,却不能斩尽心中空虚。


 


他心中空荡荡的,像是大不敬之地爬出来了十万鬼族,疯狂的将他撕咬,一口一口吃掉他的血肉。唯有胸口前昆仑的魂火还依旧灼热。


 


空虚而不得解脱得让他想拿着刀斩断这世间一切。斩开四海八荒,日月无光。种种妄想,都是鬼族的天性,他一边厌弃一边独自去强撑这个世间。


 


爱是否真的那么奇妙?见过他的所有生灵都已经重入轮回了,不然定会多嘴的说一句,斩魂使越来越像昆仑君了。


 


哪里像?


 


越来越学着像个神。


 


沈巍做不到如昆仑一样的洒脱与通透,他还在学习如何做一个神的壳子。神农都已经身死,再无先神了。


 


他如何不空虚。


 


就连昆仑当年抱着的猫……早已无知无觉不知前事。


 


他再去瞧着昆仑,这是他唯一的慰藉。


 


有位女子送了昆仑一串手环。他反反复复想起他送的獠牙项链,并不精细的玩意儿,甚至说来简陋,可那已经是沈巍那时能拿出来的表达心意的最好的东西了,还有他的一颗炽热的真心。


 


昆仑收了。


 


于是过了没多久,昆仑与女子成亲。花前月下、花好月圆,青山作证,芳菲为聘,结为夫妻,一生闲适。


 


沈巍喜欢昆仑的这一世。无处有风波,自得其乐的一辈子。逗逗鸟钓钓鱼,再生几个胖娃娃,山水闲适,就连昆仑身边的青山,都青翠得逼人,透着无处不在的鲜活气。他坐在群山之间,遥望过去,看昆仑锄土播苗,这是新一次的有意思。


 


农耕让人日日作息,让人活下去。春播秋收,四季更替,一个人的幸福在三餐之间就能得到。


 


他羡慕。


 


却在一刹那之间,不知道羡慕的是那个女子,还是羡慕这一世的昆仑。


 


昆仑比女子早逝。病重之时,儿女围着昆仑床前哭哭啼啼,那个娇美的女子已经满头白发,不敢靠近床边一步,竟是强忍着泪。昆仑抬起手,无声的唤了唤女子,女子摇着头不肯接受这个宿命。


 


沈巍心痛如死。昆仑没落过泪,他做神的时候没哭过,转世多次,他也从来不哭。即便是沧海桑田,昆仑依旧是昆仑。当初他抱着昆仑入轮回之前,思虑是那样单纯——他只要昆仑活着。


 


不论是作为什么活着,不论轮回冲刷昆仑的灵魂多少次,不论这个尘世将会如何折磨他的所爱,可他活着。


 


与他一同活在这个世间。沈巍心痛,却也得到几分快乐。


 


 


 


3.


 


 


 


沈巍的刀,是最冰冷的刀。


 


是这个世间最强大的武器。


 


他深知自己的权利,深知十万幽冥的责任,深知黄泉之下无光无声,深知这一切,是昆仑应该背负的,转到他身上将他的肩头压得沉重得喘不过气,他终于懂了,何为负重前行。


 


他宽大的黑袍被吹的猎猎作响。可是他瞧着昆仑,黄泉的冷气似乎又散去了。他的昆仑已经转了很多世,他远远的看着,又不敢停下脚步,又不敢丝毫的靠近,昆仑会不会有一天,转世也累了?


 


他会不会怨他,将他强留在世上?


 


上古神祗无一幸免,昆仑却是唯一留下的根。沈巍明白了自己的负重前行,却未曾怨过昆仑将他推至最高最冷的顶上,让他感受三界的寒冷,让他不能做小鬼王只能做斩魂使。


 


神筋从昆仑身上取下,赠于他让他破除命格。他让昆仑入轮回,不也是为了让昆仑破除命格。


 


生生死死,刻在轮回晷上。他守着四圣,不言不语。


 


偶时昆仑也会过节。沈巍不记得昆仑是哪一世过了个新年,那一年下了很久的雪,昆仑入冬就病了,竟然到了过年还没大好。一边咳着一边去置办年货,家中只有他一人,本也不需要热闹。


 


可那一年,他看着昆仑上街与街坊邻居一个个问好,一个个道别。提了满手的年货,到了夜里,大红灯笼高高挂着,外面噼里啪啦的鞭炮作响,昆仑没有出门,房中蜡烛慢慢地燃烧。沈巍就那样看着昆仑趴在桌上拿着一根签子不断的挑拨着灯芯。


 


沈巍突然不想归黄泉,那里有些冷,比这个雪夜还要冷。其实他也感受不到什么冷意,只是心里很冷。沈巍突然懂了为什么昆仑那么安静。因为昆仑孤独,沈巍也孤独。


 


但是他们相伴,虽然昆仑不知道他的存在。


 


大半夜的时候,昆仑起来煮了汤圆。伴随着外面的阵阵大雪,屋中的暖炉也没有那么暖和,他怕昆仑冷,为暖炉添了一丝暖和气息。


 


可是昆仑还是很冷,他双手撑着灶台咳了许久,最终佝偻着身体仿佛低到了尘埃里,咳尽了一生的心酸。那一世的昆仑其实还很年轻,还未到而立之年,却已经不堪重负了般衰老将死。


 


汤圆煮好,昆仑呈了两碗,端到了桌上并排着。沈巍看着昆仑的动作不解其意,只见昆仑又把并排着的汤圆推到了对面,才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。


 


沈巍心中一窒,他所爱之人,今夜即死,一碗汤圆都无人陪伴。


 


作为一个人而言,何等心酸。


 


后半夜的时候,昆仑去了。被勾魂使者勾着魂魄又走了,青色衣衫似乎从来不变样,还是焕发着千年前的光彩,昆仑的眼睛也那样澄亮清明,没有任何这一世的苦痛,又洒脱的入了轮回。


 


只有沈巍,坐在昆仑对面的椅子前,把那一碗没有任何热气的汤圆一口口的吃掉了。


 


他那一夜脸上不知是哭是笑,就那样独自望着对面昆仑坐过的椅子。外面仍落着簌簌大雪,欢声笑语已经作止,灶台早已熄了柴火。房间里没有一丝暖气。这好像是昆仑待过的屋子,却又好像身在黄泉。


 


沈巍的一切,都源自昆仑。


 


每一笔都刻着昆仑的名字,偶时痛彻心扉偶时欣喜若狂。沈巍不死不灭,昆仑便活在这个世间千世万世。


 


 


 


4.


 


 


 


 


沈巍越来越像一个人了。


 


不是鬼不是神是个人。


 


他会喜怒哀乐,也跟着昆仑尝遍世间百苦。“镇魂令主”四个字桎梏着昆仑,让他也悲喜中不得不陷入尘世旋涡之中。


 


昆仑若是得见沈巍,见他心中的小美人变成了大美人,定然心中自得。可惜昆仑瞧不见。


 


那些千百年前的故事,只有沈巍还记得。记得昆仑给他一个吻,于是他收集了昆仑的左肩魂火,再去求一个吻。


 


一腔赤诚也不过本性而已。


 


经历过沧海桑田世事变幻,沈巍越来越像一个人,懂得了许多,越发明白了其中许多。却抑制本性抑制得如一个苦行僧,不断敲打自己,责问自己,尽心尽力在世间游走。


 


他画了一世又一世的昆仑了……


 


他的相思仿佛比黄泉还要深没有尽头。


 


若是他能偷得一天,就一天的欢愉,也胜过独自撑过这千年时光。


 


昆仑啊昆仑。


 


他心中默念。


 


昆仑轮回路走过千百次,那条轮回路得渡过黄泉水,黄泉水下有他沈巍。咫尺之间,又千丈之远。


 


昆仑当初富有名山大川,而今不过几十年凡人。而他沈巍,当初一个喜欢昆仑的小鬼王,而今也还是深陷在记忆里苦苦挣扎的痴心的斩魂使。


 


他化身为人。


 


名为沈巍。


 


未料青山万世,料峭春寒,只愿拥青山入怀。


 


 






【完】










碎碎念一下:


今晚感慨如果真是穿越梗,赵云澜就缺少了神性了。当年的小鬼王是看着昆仑一步步变成了现在的沈巍的,他一步步追逐着昆仑最终才是现在的沈巍。如果仅仅赵云澜穿越为昆仑,人物就单薄了太多了。昆仑在我心里,神性高于人性,最终转世成为赵云澜,他还是昆仑也带了赵云澜的人性,不可简单抹杀昆仑。于是潦潦草草起笔靠着记忆写了一点……